未来安排 2019年最新网赚 关于手机赚钱的软件哪个好

 上官逸和墨千琉她们聊了一会儿后,上官逸就回房间了,他是被饿醒的,想吃点东西再睡一觉,身子实在是衰弱的不行,至于花想容的慧尘赠予的龙眼灵芝他也没用,可能会虚不受补。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是第二的中午了,也即是情人节前一的中午,花想容在守着他。
 “现在感到怎么样?”花想容看了看面色稍微好了一点的上官逸,心里略放下了些,不过还是问了下上官逸。
 “挺好的,虽然还是不大使得上力量。墨千琉呢?”上官逸坐起来,慵懒的道,他这算得上是睡了三了吧?记忆中还没有一连睡这么久过,而且睡了这么久,也没见好多少,恐怕还是得靠着一些恢复训练才干彻底好起来。
 “她啊,和叶雪倾在后山呢,是明要去看看热烈,今先踩踩点。”花想容有点无奈的,她反正感到那是个圈套,她一点兴致也没樱
 “看热烈?什么热烈?”上官逸听见有热烈看,突然精力了一点。
 “明是情人节啊,最近大光亮寺邻近在猖狂传播一个关于情人节和情人结的风闻……”花想容详细的给上官逸说明了一下情形,然后带着几分探究的看着他,想知道这么狗血的风闻到底是不是他想出来的,是的话,可要好好的鄙视一番。
 “额…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上官逸被花想容看的头皮发麻,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件事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坦率从宽,抗拒从严。”花想容紧紧的盯着他,如果让她知道上官逸去助纣为虐哄骗女孩的话,她确定要让上官逸知道被伤口撒盐的感到。
 “这个,没有关系是不可能的,这个制作风闻的方式确切是我想出来的没错。但是事实上,我也只是供给了一个主张罢了,至于其他的补全都是岳正道和君易凊完成的,和我没有关系!”上官逸连忙说明,该是他的他了,不该是他的,那是一点也不背。
 “所以你为什么要助纣为虐,帮他诈骗那个女孩。”花想容质问道,哪怕上官逸只是出了个主张,但是他的确是那个始作俑者,这件事情他得负义务。
 “他莫得选择,她也没有,他们必需这样走下去,但是局面对他们很不利,所以他须要参加一点别的因素来缓冲,他要给予那个女孩最好的一场婚礼,他要维护那个女孩的名声。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对的,也不知道对于其他人来又是如何的,但是这次之后,他们的未来如何,终归是要看岳正道的,看他如何撑起他的家。而我算是信任他一次吧,盼望他不要让我扫兴。”上官逸淡淡的,细节只字不谈,但是流露出来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至少足以让花想容把握到大概的事情走向。
 “这样吗?”花想容低低的念了一句,松了口吻,也有点惆怅。不用教训上官逸是一件好事,究竟对一个病号,而且还是她的恩人做些什么,良心不大过得去,至于惆怅,当然是因为上官逸和岳正道他们居然有正当理由坑蒙拐骗女孩子,偏偏她还不能禁止,甚至是要在有必要的时候帮他们一把…
 “对呀,要不然呢?”上官逸反问,他又不是什么肮脏的人,固然有时候手腕算不得光亮正大,但是至少他问心无愧,所干的每一件事情都无愧于心。
 “哼,算你过关了,住持好像找你有事,可能是关于咱们遇袭的细节问题吧,好像还挺焦急的,我去让人告知一下他。”花想容哼了一声,站起身去找了一个沙弥,让他去找慧尘,自己去给上官逸拿零白粥和他须要喝的药。
 不一会儿,上官逸正坐在床上喝粥的时候,慧尘来了,一个人。
 “你先出去吧,我和住持有些话要。”上官逸见慧尘这样子来,就知道他确定是有些什么事情要告知上官逸的。
 “好。”花想容答应了一声,乖乖的出去把门,她知道上官逸和慧尘确定要谈的事情不止一件,有的她能听,有的不可以,最好是不要听,所以上官逸让她出去把门。
 “你这次有些鲁莽了。”慧尘在花想容出去之后,有些感叹的着这句话。
 “不鲁莽不行啊,当时那个局势真的太危险了,我莫得选择,只能拼命。”上官逸垂着眸子,淡淡的,哪怕是现在回忆起那遇见的杀局,他都感到脊背生寒。
 “情形吧?”慧尘在凳子上坐下,他知道他们遇见了危险,但是他不知道具体的情形,究竟知道的人也就是上官逸,花想容和那些看热烈的香客,花想容不乐意那的情形,那些香客的又不大可信,甚至不同的人的情形都是抵触的,那就只有从当事饶口中来懂得本相了。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那从山下回来的时候,被香客里一伙很恶心的,和魔道有勾搭的家伙拦住了。那人想要撺掇香客们对我和花想容进行围攻,但是成效不是很大。后来就有一队魔道的人从后面绕过来,领头的人故意了一些混杂视听的话,影响我们的断定,导致我没有赶在第二支队到之前分开那里。当然,也是因为我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出两只三重履行者带队的魔道队对付一个我,所以损失了先机,成为瓮中之鳖,再想要脱身就难了。好在,他们胃口不,想要劝降我,给了我一点机会开出我的绝招来,短时光里勉勉强强的和他们打了个旗鼓相当,没被攻破,擒获。他们想要拿花想容要挟我,我自是不能让他们得逞的,所以我就拼尽全力使出四剑来破敌,杀穿了他们的布局,把他们杀退,至于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上官逸简简略单的跟慧尘了,没有夸张其词,也没有充足形容进程到底有多惊险刺激。
 但是慧尘依旧能感到到其中的惊心动魄,以二重初期的实力来强行拔高一个大境界,跻身三重又岂是随随意便就能做到的?哪怕上官逸有双重爆发,身材素质也足以撑得起这样的负荷,但是那也还差得远,他必需付出更多的代价才干做到。至于后面的和两个三重魔道高手打的势均力敌,甚至四剑破敌,那自然是难上加难,也难怪围观群众都傻了,这的确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场面,二重的家伙以一打多,还是境界都比他高的家伙们,甚至有的高了一个大境界,但是即使是这样,却依旧被人家仗剑破之,纵横无敌,尤其是那四剑的风度,本认为是那些人在猖狂拍上官逸的马屁,成果并不是,人家的的确确就是辣么厉害。
 “坦率的,你让我有点惊讶。”慧尘看着上官逸,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哦。”上官逸轻轻的应了一声,坦率的,他让他自己都有点惊讶,他基本想不到自己能爆发出那样的战役力,堪称无敌的战役力,这就是这副身材给的加成吧,不只是显性的力大无限,身姿矫健什么的,还有一些隐性的东西在里面,只不过平时自己用不到,也发觉不出来,只有真正被逼到绝路,拿出自己极限的力气的时候,它才会施展作用。
 “我认为你会急切的想要变强,拿到一些本属于你的力气,然后复仇,把血海深仇一一的报复回来,但是你并没有,你的心思从你那四剑就可以看出来一些。我很欣慰,不管是你的实力,还是你的气宇,都让我很欣慰,现在,可以告知我你的寻求吗?在这个乱世里,你想要做什么,又想要得到什么?”慧尘直视着上官逸,眼神带着一丝凌厉和压迫感,他想听的是上官逸的实话,他要依据这个来断定下一步对上官逸的部署。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还我,还上官家,还这下一轮青白日罢了,再多的东西,我其实也用不到,也不想要。”上官逸认真的,只是这个答案再次出乎了慧尘的意料。
 “还下一轮青白日吗?这可不是一件简略的事情,也许你穷其一生也无法做到的。”慧尘提示他,这世道要是真有这么容易转变,他们大光亮寺早就动手了,惋惜并不是,这件事哪怕是大光亮寺也只能明哲保身,慢慢的等待机会。
 不是佛不渡世人,而是佛无能为力。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做不到,还有我的朋友帮我,哪怕一生的时光我也没有完成这一点,还有后来者。我们斗争是为了实现我们的幻想,也是为了不让自己同这世道同流合污,也许我转变不了什么,但是我们必定可以,我从前辈们那里拿到火种,也会把火种传承下去,乌云总是要被拨开见明日的,不若就由我先来吧。”上官逸怎么可能会被慧尘几句话劝退?越是金字塔顶赌才,其信心,意志就越坚定,除非他们自己感到自己的途径的确错了,要不然哪怕是撞破南墙,那也是不肯回头的。
 “乌云总是要拨开见明日的吗?”慧尘心中有所感想,和这些才聊其实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他们都有自己的路,自己的信心,他们自负张扬,果决英勇,相比之下,倒是他对大光亮寺的管理有些保守了,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御,一味的防守只会耗费己方的士气,不若就自动出击,让魔道知道什么是大光亮寺的底蕴,什么是正道第一权势。
 “那当然,我们盼望沐浴在阳光之下,享受着太平盛世的喜乐安康,而不是在乌云下蒙受灰色的暴力和胆怯。”上官逸理所当然的,他要做的就是这件事,虽然离完成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但是至少已经好起来了不是吗?尤其是看慧尘这个样子,显明是被自己震动到了。自己都有这样子的表示了,怎么可能过不了慧尘心里的那一关呢?过关拿到东西,自己手里也就开端把控一下力气了,不再是那个孤军奋战的草根,能做的事情也会多很多。
 “呵呵,后生可畏啊。”慧尘摇摇头,感慨了一下,这一辈的才似乎格外的多,也格外的杰出。
 “不敢当,不敢当。”上官逸谦逊了一下,心坎里却是在:知道后生可畏就快给点表现啊,藏着掖着干什么嘛,难道我的表示还不足以让你信赖我?
 “你知道最近岳正道的动向吗?”慧尘突然扯到了岳正道身上,而且是问上官逸关于岳正道的动向,这就很匪夷所思。
 “知道一点吧。”上官逸答复道,心里在琢磨他的意思,好好的干嘛扯到岳正道身上去?而且还是问一个在床上躺了三的人这个问题,你不感到很奇异吗?要不是花想容刚刚跟他了些岳正道的事情,他还真就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
 “他最近在做一个让他能够回到京都后,扭转局面的事情,也就是明的那件事,做完之后就会跟着君易凊回京都。”慧尘持续着似乎毫不关联的事情,但是其中一定有他的深意。
 “你的意思是让我跟着他们去东海的京都?”上官逸有些不可思议的出这个猜测,他一个中甄的家伙,去那里做什么?找逝世吗?不定就被当成是间谍抓起来严刑拷打了。
 “对,事实证明,呆在大光亮寺并不安全,而且你不可能一直呆在大光亮寺,出去闯荡一下也好,京都是个不错的处所,君易凊和岳正道在那里,你也不算是孤立无援,而且下一步你该去的处所也在那里,所以干脆就搭一下君易凊的顺风车,有他照料着,还是挺安全的。”慧尘着他的考量,然后递了一封信过来,持续:“这封信你依照上面的信息,去送给京都的那个家伙,不管是你的身材恢复还是什么补缺或者别的事情,他应当都能够帮到你,至于他肯不肯帮你,那就要看你的本领了。”
 上官逸接过信,应了声“好”。虽然不知道慧尘的这个人是什么情形,但是既然他这么信任那家伙,想来也是一个老怪物,而且性格诡异,诶,头疼啊,盼望不要太怪僻,万一搞不定岂不是凉凉?
 “最后一件事呢,是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慧尘把信交给上官逸后,有点迟疑的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了。”上官逸眉毛跳了跳,他当然知道一般人家加上‘不情之请’这个前缀的时候,接下来八成绩是要丢一个烫手山芋给他,所以干脆先下手为强,谢绝了慧尘。自己的事情已经够多,够麻烦了,现在又要被慧尘部署别的事情,真当他一是十五个时辰吗?
 上官逸是灵敏的察觉了慧尘的意图,而且沉着的谢绝了他,但是慧尘却是不逝世心,不要脸,而且能人锁男的。
 “你不如先听听是什么事情。”慧尘当然不会废弃,虽然他也不太好意思麻烦上官逸,但是这件事总归不只是关于他,还有他的师弟呢,所以他今也只能豁出去了,哪怕是断三寸不烂之舌,也要服上官逸批准他这个不情之请。
 “我谢绝。”上官逸不为所动,傲娇的。
 “哼,其实是关于智空的。”慧尘自然知道上官逸和智空的关系其实还是不错的,上官逸昏迷的时候,智空还来探望过几次,只不过上官逸不知道就是了。
 “是吗?他不是好好的吗?”上官逸有点怀疑,浑然没发明自己已经在一步步的陷入慧尘的骗局里。
 “他是好好的,但是,你感到他真的是好好的吗?”慧尘不答,反而是问上官逸,他要上官逸自己思索这个问题。
 “他当然是好好的吧?每过着自以为愉悦的生涯,在大光亮寺里好生快乐,还有慧通罩着,虽然给自己的压力大零,但是对于他来,有压力未必就是一件坏事。”上官逸一点一点的剖析着,反正他是感到和尚的日子过的还是很不错的,又不像是他,懊恼总是一波追着一波来,一波比一波凶悍。
 “这只是表象,大光亮寺抛开佛教的光环,其实也只是一个宏大的权势罢了,从这个角度再斟酌,你能想到什么?”慧尘给了上官逸一点提醒。
 “你想的不会是传承的问题吧?”上官逸听见慧尘‘宏大的权势’,立马就反映过来了,究竟传承永远是大权势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就比如墨家,就因为墨千琉是个女孩子,传承问题闹到了现在还没有止歇,虽然其中相当一部分原因是上官逸把墨英杀了,那群人着实不知道怎么办,又不想支撑墨千琉,才僵持了下来的。大光亮寺恐怕和这个是一样的道理,虽然他们的传承方式和墨家的不一样,是分院来进行的,各院院首的弟子有机遇继承该院的院首地位,而院中最出色的弟子也有机遇。难不成是慧通想把地位传给和尚,但是遇见了什么麻烦,服他的师兄,让他拜托自己卡擦卡擦的解决掉?
 “看来你似乎想歪了,我来吧。”慧尘看着上官逸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怪僻,揉了揉太阳穴,很无奈的道,这些才哪都好,就是有时候会往一些很怪僻的方向想,让人哭笑不得。
 “切,早这样不就好了吗?吧,完我斟酌一下,能帮你我也就帮你了,帮不了就算了,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哦。”上官逸撇撇嘴,提前给慧尘打了一下预防针。
 “慧通师弟是般若堂的院首,这一点你应当知道。
 般若堂重要是对外的,要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要面对各种狡猾的家伙们。
 慧通师弟其实不大合适这个职位,但是老住持还是选择了他作为般若堂的院首,一晃就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中间产生过不少让人唏嘘的事情,这些我就不一一了,都是些陈年老帐。
 总之呢,到了现在,慧通师弟也算是能很好的胜任这个职位了,但是他手底下就只有智空那么一个弟子,资还是不错的,虽然不比你这么惊艳,但是也不逊色当年的慧通师弟吧。将来的般若堂不出意外的话,是会由继承智空来继承,但是嘛,你知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智空的性子比当年的慧通师弟还要…,所以让他来继承般若堂,别是我,就连慧通师弟都感到不太靠谱。
 虽然慧通师弟一直在教诲他人情圆滑,但是成效并不是很大,所以慧通师弟很苦恼。这个时候,你就进入了我们的视野里,我感到兴许你就是那个可以转变智空的人,所以我告知慧通师弟,兴许应当撒手,让智空跟着你去历炼一下。不亲自走过人间地,又怎知人情事。
 一开端慧通师弟还不大乐意,但是后来莫名其妙的就改变了,所以,我们盼望你能够带智空下山历炼两年,这两年他会听你的嘱咐,只要离都大比之前让他回来就行了。”慧通这一席话的上官逸有点发懵。
 “你听听你的这是人话吗?就因为和尚纯粹的像一张白纸,你和慧通巨匠感到他以后敷衍不来那群牛鬼蛇神,怕他吃亏,就让我带带他?还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情感就是我腹黑呗,而且这么早就开端打我的主张了,还想白嫖?我跟你,不可能!你想都别想。”上官逸突然冲动起来,难怪那时候慧通会那个样子看待他,换成是谁都会这么冲动的呀,你最亲爱的师兄而且是你的上司让你把你的宝贝徒弟交给别人,而且是做牛做马的,谁愿意?但是摄于慧尘的淫威还不能因为一些不正当的理由谢绝,只能看看他上官逸到底靠不靠谱什么的了,难啊!本来自己和慧通都是受害者,真正的凶手是眼前这个家伙。
 “呃,别赌气啊,没要白…让你干活。”慧尘到一半,卡壳了一下,没沿着上官逸的法下去,而是换了一种法。
 “那你盘算给我什么?”上官逸斜眼看着慧尘,他倒要看看这个慧尘到底会拿出个什么东西来诱惑他来帮忙。
 “你知道无功不受禄的道理吧?等你把智空还回来的时候,我们如果感到他有很大的长进,甚至能独当一面话,嘉奖自然是少不聊,如果到时候你并没有解决掉你的那个难题的话,大光亮寺会给你换到一盆夙夜或者安魂花。”慧尘淡淡的,于安静之中自显气宇,夙夜或者安魂花换就要换的。
 “无功不受禄不是人家不愿意拿你东西时的谦辞吗?哪有给东西的人自动出来的道理,更何况你这大饼画的再大,再圆,也没什么用,俺不见兔子不撒鹰!”上官逸声bb着,越慧尘的神色越难看。
 “所以你到底答应不答应?”慧尘瞪了上官逸一眼,和他摊牌了。
 “不能答应啊,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的,很危险,想杀我的人不知几何,魔道的人恐怕恨我入骨,虽然我也没做什么,但是已然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只要我还活得好好的,他们就不会放过我,我都在猜忌还要不要带花想容一起冒险了,你现在又让我带一个,不行不行,搞不动,搞不动啊,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就是三条命丢在那里了,还有一条你们大光亮寺的,你不心疼吗?”上官逸坚定的摇头,什么也不批准,打逝世都不批准的那种。
 “行吧,看来我是劝不动你了,就让师弟和师侄来和你吧。”慧尘摇摇头,上官逸看来是打定主张不带智空去了,究竟确切危险,可也只有危险才干让让到锤炼,温室的强者毕竟不是真正的强者,后山的历炼并不足以让人演变,超出极限才干够变强,这一点没有人可以质疑。
 “喂,不管谁来都是一样的,你就别挣扎了,对你对我对大家都很轻松,何必呢?”轮到上官逸劝慧尘了,想想被轮番轰炸骚扰的场面,他就感到一阵难受。
 “我们不会怪你是否会带他进入危险的地步,也不会怪你没维护好他,究竟你也不是个很强盛的强者,能做的事情很极限。但是人各有志,我会回去问问他们的看法,如果他们不怕的话,我还是盼望你能带上智空。不要跟我什么处境危险啊之类的话,你有措施解决的,我信任你。”慧尘认真的了这么一段话后,分开了这个房间,留下上官逸在那里寻思。
 花想容在慧尘走之落后来了,看着一脸苦恼的上官逸,她有点奇异的问:“住持跟你什么了?你好像很难办的样子。”
 “呃,他让我们逝世皮赖脸的蹭君易凊的车队去东海京都,到那里去找一个人,我们可能要动身了,在大光亮寺的安适生涯停止了。”上官逸如实,隐隐带着一丝等待。虽然这段时光他过的很充实,但是他还是等待去冒险一样的事情,安适并不是他现在应当有的状况。
 “好啊,刚好我在这里也待的有点无聊了,去东海京都玩一玩也好,我还没去过呢。”花想容倒是没什么看法,反而是相当的开心,一点也没有舍不得新交的两个朋友的样子。
 “呃,可能还要多加一个人和我们一起上路,这段时光也要一起冒险。”上官逸有些不好意思的,虽然他不盘算批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提前和花想容一下,免得到时候她反映不过来,一脸蒙圈。
 “谁啊?”花想容有点怀疑,墨千琉和叶雪倾是不可能跟着他们走的,其他人…更不可能了吧?岳正道都是要成婚的人了,哪有时光和他们到处去来,可是除了这几个很熟习的人外,好像也没什么人选了,到底是谁?
 “智空和尚,他师父想让他跟我混两年,看看能不能学点本领,虽然我是很不愿意,但是你知道的,形势比人强,咱们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没措施。”上官逸有点惆怅的,他都不知道和尚到底是个什么定位,实力如何,练了一些什么东西,就要带着人家诞生入逝世,实在是太轻率了,太轻率零吧?盼望和尚黏他师父,他师父也舍不得他,别让他来,这样皆大欢乐。
 “呃,他师父让他跟你学本领…?学什么本领?偷奸耍滑吗?”花想容一脸猜忌的,却是一语中的,究竟像知识啊,武功啊什么的,大光亮寺里能教和尚的人太多了,但是教心机什么的,他们不太善于,而且也不是为人师表什么的应当做的事情。
 “……嗯。”上官逸无语了一下,还是点头,表现你的对。
 “住持头脑是不是有包啊,和尚那样子我感到挺好的呀,非得像你一样才好吗?真的是…”花想容有点气愤难平的样子。
 “屁股决议脑袋嘛,你是个闲散人物,当然这样感到。可是慧尘是大光亮寺的住持,慧通是般若堂的领袖,和尚是慧通的弟子,将来应该是要传承衣钵的,所以他们做出这样的决议也没什么好奇异的。”上官逸有点无语的看着似乎看不起自己性子的基友,他哪里有这么差,至于一副嫌弃的样子吗?
 “这样啊,不过安全问题?”花想容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不过他们两个似乎很容易遇见危险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不好交代啊。
 “我也是担忧这个问题,慧尘是回去问问那对师徒的看法,接下来让他们跟我谈,诶,我感到八成是跑不掉这样的一个成果了。”上官逸有点忧心忡忡的,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了,万一把和尚带坏了,慧通会不会提着刀满世界的追杀他?
 ……
 事实也正如上官逸所料,和尚在晚上的时候亲自来找他,要跟他一起下山去冒险,一切成果都和上官逸没关系。
 和尚态度恳切,认真,上官逸谢绝不了,他知道如果自己谢绝的话,不定和尚就会当场哭给他看,只能:“好吧,不过要听话,回去可以开端着手整理一下行李了。”
 和尚自然是满口答应,他原来是不愿意跟上官逸去冒险的,他想和他师父在一起。但是被师父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甚至是要挟他不去就不理他了,一副赌气的样子。和尚莫得措施,只好铁了心跟着上官逸去冒险。
 上官逸坐在树上唉声叹气,他睡了很久,精力还是丰满的,加上又遇见了这么多事,一时睡不着,就坐在这里看月亮。
 “要走了吗?”墨千琉在树下坐着,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问道。
 “快了,在这里呆了很久的时光,要做的事情也完成了,该走了。”上官逸也不猜忌她会出来和自己聊的事情,究竟两人好久未见了,若非上官逸有伤在身,把酒言欢才是他们应当做的。
 “没想到才会晤没多久就要分辨,下一次会晤又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墨千琉有点伤福
 “快了,离都大比的时候,在离都一聚吧。”上官逸莞尔,没想到墨千琉还有这样伤春悲秋的时候。
 “离都大比,那还有很久呢。”墨千琉叹了口吻,聚少离多才是常态,惋惜人还是盼望不要分别的好。
 “不早了,眨眨眼也就过去了。对了,你在墨家怎么样了?”上官逸倒是感到没什么,转而关怀起墨千琉的处境,他总感到墨家似乎不太对劲,但是局外人又摸不出什么来,不知道墨千琉这个局内冉底知不知道。
 “还是那个样子呗,不过依照墨家的传统,最迟在离都大比的时候就必需定下下一代的少主了,不定到时候你还能亲眼见证的哦。”墨千琉倒是不怎么担忧的样子,甚至一脸自豪的暗示上官逸筹备好礼物,究竟见证可不能空手去见证的。
 “切,等你成为墨家家主的时候再吧,连岳正道都是岳家的少主呢,你到现在还不是,就应当找块砖拍逝世自己。”上官逸冷哼一声,故作不屑的。
 “你…点人话吧,我也很不容易的好不好。”墨千琉白了他一眼,反驳不了。
 “你还是要心一点,魔道那边什么手腕都用的出来,万一你们墨家有谁和那边接洽上了,有什么奇奇异怪的药用在你身上或者叶雪倾身上,恐怕事情就没这么好解决了,实在不行就认怂,逃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去傅长安那里躲一躲,日后大家一起把场子找回来。”上官逸思索着他以前看过的电视剧情节还有这辈子看的关于魔道的各种书,帮墨千琉想着主张。
 “好。”墨千琉听他的有趣,有点想笑,不过还是答应下来,也不嫌弃他啰嗦或者婆婆妈妈的,只有关怀你的人才会和你这么多话,一遍又一遍,换成是其他饶话,恐怕上官逸都懒得理,逝世活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对了,你知道今晚上大光亮寺有什么举动吗?”两人聊着聊着,墨千琉突然问道。
 “不知道啊,慧尘老秃驴又搞什么幺蛾子?”上官逸很不忿慧尘部署的工作,所以慧尘在他口中变成了慧尘老秃驴。
 “嗯,就是我和雪倾从后山回来的时候,看见大光亮寺里面出来了几只队伍,往后山里面走,似乎在搜查什么,问了他们,他们也只是在清除魔道可疑分子。然落后来之后,发明不仅是后山,寺里也在搜查的样子,甚至前门也出去了几支队伍,听他们好像是要清扫以大光亮寺为中心,方圆十里的地盘,不准有魔道的人在。”墨千琉摊手,她倒是不知道寺里对于魔道的人已经神经过敏到这种田地了。
 “呃,他不会是被我的话刺激到了吧?一大把年事了,怎么这么不淡定?”上官逸一脸可惜,不,只是看似可惜,实则是自豪的样子。
 不是谁的话都能让慧尘老秃驴这样的人精认可的,也不是谁的话都能沾染他,转变他的,能做到这一点的缺然是值得自豪的。
 “你跟他了什么?”墨千琉来了兴致,她也想听听上官逸到底是怎么刺激到慧尘的。
 “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表达一下我的英勇和无畏精力,然后他可能感到自己在大光亮寺的管理上有些问题,就强硬起来了。究竟此时的确不同往日了,正道的敌人魔道都露头了,大光亮寺再懒惰下去,以后正道的凝集力就会出问题,想要打过魔道无异于痴人梦。”上官逸挠挠头,他做不来自己夸自己的事情,太羞耻。
 “嗯,长安很久以前就劝他改聊,只是那时候没有魔道运动的外部刺激,慧尘一直没修改,现在修改的话,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墨千琉赞成的,大光亮寺沉静太久了,以至于它好像是个吉祥物一样的存在,人人敬它畏它,却也只是表面上敬它畏它,暗地里到底是什么态度,谁也不知道。
 “那是慧尘的事情了,咱们不用管,也管不了。起来,你们今去后山找风闻里的那片山崖去了?”上官逸换了个话题,他没想到自己,岳正道还有君易凊编织的风闻居然骗到了叶雪倾和墨千琉,该她们傻呢…还是真呢?
 “嗯呀,不过没什么收获,纯洁是去看景致了。”墨千琉倒是供认不讳。
 “有须要?”上官逸笑得贼兮兮的,在问什么问题很显明。
 “雪倾好奇的。”墨千琉无奈地。
 “无中生友?”上官逸显然不信。
 “可以问她的。”墨千琉语气逐渐暴躁。
 “不管是不是她好奇的,问她的话,她都会是…”上官逸鄙视的看着墨千琉,出了这句让墨千琉难以反驳的话。
 “滚!”墨千琉伸出了拳头,奶凶奶凶的恫吓上官逸,换成其他饶话非得打的他下半辈子都不敢乱话,也就是上官逸有这个待遇,恫吓一下就完事了。
 上官逸见好就收,连滚带爬的跑回了房间。 本站所有小说均起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略你的权益请接洽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